上杉鲤鱼鱼alter

月球鲤鱼@fgo好文明|碧蓝航线|刀男老王子i7yys杂食#重度声控#

龙与骑士之歌(二)

龙和骑士的更新来啦!!!!!


Chapter 2 骑士与龙与妖精

 

  “勇利…”

  “喂,勇利,醒醒啦…勇利!”

   胜生勇利是被脸颊上传来的一阵阵轻柔的搔痒弄醒的。他头疼欲裂,全身瘫软无力,连手都抬不起来。

  “勇利…醒了吗?”

   他艰难的睁开双眼,却发现坐在他床头的人十分贴心地将双手虚虚地覆在他眼睛上方,来阻挡强烈的光照刺激双瞳。然而相对地,他也看不清叫醒他的人是谁。

  “没关系哦,勇利…我在这里。”

  ‘这个声音…不是妈妈,男人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他几乎是动用了全部的力气,将手抬起来些。身侧的男人看他似乎是有些动静,急急忙忙站起来半弯着腰担忧地看着胜生勇利。

   眼前的阻碍没了,适应了光亮的眼睛慢慢睁开。入眼是一片银色,还处于当机状态的勇利迷迷糊糊想‘啊…银发啊,就好像维克托那样呢。’维克托凑近看迷迷糊糊盯着他但却没有任何反应的胜生勇利——距离近到他的呼吸几乎是打在青年的脸上。“勇利,身体怎么样了?”勇利看着突然放大的俊脸,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脸长得也好像维克托诶……’他这样呢喃着嘀咕,维克托听清了他的话,瞬间笑了出来。

下一秒男人站直了身体,在他的床边微微笑着,“是我哦,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是我救了你的命,但是相对的,你要……。”

 ‘不对啊,这根本就是维克托吧!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在这里…他不是?不对,我在哪里?’胜生勇利混乱的想着,负堪不了大量信息的大脑下一秒死机了,他便再一次的失去了意识。

  留下已经摆好姿势刚准备撩弟的维克托:“……”

 

 

  胜生勇利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昏暗的房间里只剩他一人,仿佛刚刚吓晕他的维克托只是如同往昔一般的梦境。他的身体似乎已经复原,只剩下脖颈处传来的轻微的寒意和痛感。他从床上慢腾腾地坐起来,收拾出自己的衣服穿好走出房门,随即被迎面而来的巨大贵宾犬扑倒在地上。

“呜哇…小维?不对…哈哈别闹啦,啊啊好疼!”马卡亲扑在勇利身上几乎是热情的舔着他的脸和脖子,在舌头触及青年脖子上的伤口的时候还是泛起剧烈的疼痛,那一瞬间胜生勇利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马卡亲很喜欢勇利你呢,明明对我这个主人都不会这样……”银发男人以一副好整以暇的姿态斜靠在会客室的木门上,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宠物犬和青年嘻乐。

  “维…维克托?为什么在这里?”勇利闻声抬头,然后呆愣愣地坐在地上看着自己从小崇拜到大的英雄穿着自己家旅店的浴衣和自己亲昵地说话。

  “…勇利看起来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呢?”维克托抿嘴,他冰蓝色的眼眸半敛下,看起来似乎有些悲伤。

  “知道什么……?”

  “呵呵…”勇利听见眼前这个男人用气音轻声笑了下,然后俯下身子单膝跪在自己面前,伸出格外好看的手慢慢地捂住他受了伤的脖子,“…嗯…关于你是怎么凭一个中阶骑士的力量,在没有任何法师加印的情况下,打赢一个level 3的死灵。”说完,维克托动了动凉冰冰的小指,轻轻的抚过勇利脖颈处不显眼的伤疤,这个似乎是带了点情色意味的抚摸让勇利吓得大气不敢喘,面红耳赤的往后退了退。

“为什么…为什么维克托会知道这件事,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你不是应该…等等!”话没说完,勇利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他瞪大眼睛看向维克托,那个湿漉漉的眼神在维克托看来如同一头愧疚而敏感的小鹿。

 “维克托的伤,已经好了吗?”他深呼吸了口平静了下来,他听见自己有些颤抖地问道。

 “嗯!好了哦,勇利不放心吗?”

 “不…不是!”

  维克托直接牵起勇利的手往自己松松垮垮的浴衣里塞,勇利的手被紧紧按压在了维克托赤裸的胸膛上,男人的身材十分的好,勇利从手下那种富有弹性和力量感的手感上就能感觉得到,然后是他炽烈的心跳一下一下的拍打着他的手心,他刚刚平静下去的脸又涨的通红,“维克托…我知道了…可以放开我了吧。”

  

“勇利…”

  “我真的很抱歉!维克托!那一次要不是因为我的愚蠢,你也不会受那么大的伤,关于这一点,我真的很抱歉!但也请你务必原谅我,因为…因为我还想和维克托一起战斗!我会变得更强!强大到足以站在你旁边做你的盾!我会保护你!……”青年突然面目严肃起来,声音高扬着几近是吼了出来,并打断维克托的话。

  这次换成是维克托懵在了原地。但很快,他眯了眯双眼,看着面前这个东方男人,摆出他最擅长的爱心嘴表情,他笑道:“勇利看起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

  “诶?”

  “我不需要勇利做我的盾,我需要你做我的剑,在我的背上为了这个大陆的和平奋力杀敌…我需要勇利,做我的龙骑士。”

  “诶?!!!!!!!”

 

 

  三天前。

  南方大陆圣彼得堡领土内久违的平静,大陆周围没有叛军和恶魔亡灵的侵袭,最后一批在维克托圣骑士的带领下被顺利剿灭。一切都显得那么其乐融融。 

  “维恰…你是真的要去那个岛国,找那个中阶…好吧,那个胜生勇利?”

  “雅科夫,我说过了吧,为了最后的那场战役,我需要那个男孩的力量…”维克托平静地看口,看向他曾经的骑士导师。他蓝色的瞳孔里带着点深情,他俯下身子给了雅科夫一个拥抱,“再见,雅科夫…你是最棒的老师…”

  雅科夫再也忍不下去了,他将维克托推开,并且似乎是用尽力气般的,狠狠地踹了这个完美的男人一脚。

  维克托一个没防备,被自己尊敬的导师一脚踹出了高塔。而高塔下面是巨石嶙峋的悬崖,以及一望无际的大海。

  下一秒,银色的巨龙展开双翼腾空而起,它翅膀带起的气流化作猛烈的疾风。银龙的爪子攀附在高塔的顶上,而它则伸着脖子样子有些滑稽地从窗户里看。

  “雅科夫,别生那么大的气嘛…。”

  “维克托…你等着,我这就去把尤里训练成一个屠龙者,你给我等着…”

  “哇哦,我很期待呢!哈哈哈,再见了雅科夫,下一次我会带着我的龙骑士一起回来的……”它似乎还说了什么,但已经听不清了。银龙一个加速俯冲到了地面,在被众人发现之前变回了人类的样子。他只是头发乱了一些,连气息都没紊乱半分。抬头接住从高塔上抛下来的自己的行李,大声地向气急的雅科夫告了个别,就潇洒地朝列车站走去。

  

“嘛…事情经过大概就是这样。”维克托大口大口地扒着胜生妈妈给他做的大碗猪排饭,口齿不清地,顺带还喷着几粒饭粒出来,给勇利简单的讲了事情的经过。

  “…维克托,其实是一条龙?”

  “嘛,这样讲似乎也没有错,只不过作为龙的时候,我的力量会更大,超越我作为一个骑士的几百倍。而且因为尼基弗洛夫家族是龙和人的混血家族嘛,偶尔有一代能够觉醒龙的血统,这也没什么。”男人举起一根手指撑着好看的下巴,眨巴着眼睛向勇利解释,然后顺势将黏在那儿的米粒卷起舔掉了。

  “那,那为什么会选我做你的龙骑士……”勇利有些艰难地问道,他回忆起了那一日在海滩边上斩杀亡灵时候的剑上泛起的奇异圣光,‘原来那是维克托,不是,那是龙的力量…’。

  

  维克托似乎是吃饱了,他放下碗筷,又赞叹了句这简直是神吃的食物。他抬头看向勇利,认真的样子一如勇利印象里的那般俊朗而迷人,维克托开口,“勇利,你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圣骑士都无法突破成龙骑士吗?”

  勇利下意识地摇头。

  “那是因为,他们从本质上就缺少了一样东西。”

  “如果没有一条龙愿意回应骑士的请求,他们无法缔结灵魂上的契约,那么,那个骑士,一辈子都不可能成为龙骑士了。”

  “而你,勇利,你成功地,虽然我并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维克托看起来有些苦恼,他双手撑在饭桌上,凑近勇利和他棕红色的眼眸对视着。

  “你成功地从我这里借走了力量,我的灵魂在叫嚣着让我找到你,臣服于你……你有了成为龙骑士最重要的条件。”

   看着男孩的脸又变得通红起来,维克托觉得这样子的他十分的有趣,于是坏心眼的他选择再靠近一些。直到他亲到了勇利的双唇,那里干燥而柔软。

  “你拥有了一条龙。”

 

 

  胜生勇利傻傻地任自己的龙亲着,脑子里已然是一团浆糊。

  维克托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勇利~你前段时间偷偷吃了很多猪排饭吧?”青年这才回过神来,他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想要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然而他失败了。

 “嗯…嗯嗯…吃,吃过,回家来…每天都…都吃。”他整个脑子里回荡的都是自己的尖叫,‘他和自己崇拜的骑士,不是,维克托说他是一条龙,不,他和一条龙接吻了,他的初吻给了维克托?给了一条龙?’

 维克托笑盈盈地看着勇利无声地脑内尖叫,“以后可不能再吃了哦。”

 “诶?诶?为什么?”听到噩耗,勇利一瞬间回神。

 “你看看你都胖成什么样了?就算我再厉害,也不可能让勇利坐在我背上飞起来……勇利太重了,会把我压垮的。”维克托微微笑着,语气也很温柔,但说出来的话却让勇利产生一种‘这个人其实是敌方的恶魔吧?’的错觉。

 “再没有瘦下来之前,我可是不会对你进行骑士的指导的哦…小猪猪~”维克托笑着再次补刀,他甚至给勇利起了个不是那么好听但在本人看起来十分可爱的昵称。

胜生勇利卒。

 

 

 南方大陆,莫斯科领土。加拉哈德骑士基地。

 一个皮肤略微显黑的东方男人折腾着他的水晶球,他是一个落了单的法师,而他的骑士队友请了长达一年的长假回家休养了。

 “啊啊,勇利不在,好无聊…”批集抱着他的水晶球想出去转悠一圈,大战结束过后的骑士基地看上去人人都显得有几分悠闲,但随即那种和谐的氛围被不远处一声震天的怒吼所打破。

 “哈???维克托那个混蛋,真变成龙了!?”

  

  批集怀着一颗想要搞事的心,不是,怀着一颗水晶球朝喧哗的地方走去。

 “发生什么了?”

 “今年刚晋升成为高阶德鲁伊的尤里普利赛提从凯尔特进修回来了。似乎之前维克托骑士长是和他有个约定来着……但是…”

 “尤里?”批集张望着看,人群中围着一个金发少年,他恶狠狠地抓着某个人的衣领,一副怒气冲天快要杀人的样子。

 “那个混蛋,之前不是说好要作为我的骑士吗?突然变成龙是怎么回事…”尤里咬牙切齿。

 波波维奇,雅科夫的另一个学生,和维克托同期的骑士被扯着衣领呼吸不畅道:“放开我,尤里,我怎么会知道维克托怎么想的……”

 尤里放下波波维奇,他翠绿色的眼睛几乎要冒出火来,双手已经在隐隐的发抖,似乎下一秒他就会画出一个巨大的法阵炸了一整个骑士基地。尤里抬起头来扫视了一圈周围——那一刻批集顿了顿呼吸,他被这个金发少年的美貌所震惊。

 “哥…哥布林?”

 “不,是比哥布林高级的多的血统,他是个妖精……”

 

尤里不管不顾周围看热闹的骑士的窃窃私语,抬腿走出人群,他边走还在骂骂咧咧着什么。批集看着他走到一片空地上,只是空手在虚空中划了一下,金色的光芒在他的指尖一瞬间闪过。批集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声惊天动地的狮吼吓得水晶球脱了手,咕噜噜的滚远了。

 那是一只突然凭空出现的浑身雪白的巨大雄狮,它在吼出那一声恐吓完骑士们之后就乖顺地伏在尤里脚边甩着有力的鞭尾,看上去就如同它的妖精主人那样美丽而危险。

 “乖孩子,我需要你去帮我办件事……”尤里看上去没那么生气了,他伸手揉弄着狮子浓密的鬃毛浅笑道。这个温和的笑容让他看上去像个天使。

 

 “去维克托那个混蛋那儿,然后杀了那个中阶骑士。”哪怕下了屠杀人类的命令,天使依然在笑。

 “去吧,我的独角兽。”

白色的狮子点了点头,它蹭了蹭尤里。狮子朝前跑去。几秒后,它消失在空中。

 

 

 

 

 

 

 

 

 

蠢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可以算是一个过渡所以并没有很多剧情上的发展。以及关于这个大陆的设定其实不是很复杂,维克托勇利尤里他们是正义的一方,一直抵御着恶魔和亡灵的入侵,保护着人类和一些最古老的血脉比如精灵和妖精?这一点以及关于众人的职业分配我会在之后的文里,可能就是下一章作详细的简介。

 

以及这里私心用了内山昂辉的声优梗,巴纳吉和尤里,性格真是两个极端啊。尤里狮子的名字叫独角兽什么的23333333 这个梗真棒 我要夸夸我自己!_(:зゝ∠)_

关于维勇的感情发展,作者也会在接下来的文里做详细的描述,毕竟我写这篇文的初衷就是为了让龙形的维克托和勇利啪啪啪然后生一堆小龙出来(作者又在做梦说胡话你们不要理她)

谢谢观看到这里的你们!作者更新不定!因为期末了论文好多,但是一有脑洞就会写哒!

麻烦小天使们帮忙点赞艹热度以及评论,么么哒!给你们比个哈特哦。


龙与骑士之歌

《龙与骑士之歌》

 

作品人物来源:Yuri!! on ICE

分级:NC-17

作者警告:OOC一定有

架空AU

维勇夫夫的魔幻故事。以及作者就是在瞎jb扯,一切设定都是瞎编的。

以及可能会有参考,如有参考作者会在文末注释 。

非常喜欢龙和骑士这个强强paro,之前在drarry坑里掉的太深了_(:зゝ∠)_

这个算是给勇利的一个小小生贺不知道写到维恰生日的时候坑有没有填完。

————————以上。

 

 

Chapter 1

 

  胜生勇利从遥远的南方大陆回到家乡长谷津岛的时候,已经是来年开春的时候了。

  他穿着破落宽大的法师长袍,背着臃肿的旅人的行李包,慢吞吞的从列车上走下来。背后推推嚷嚷的孩童们嫌弃这个男人步伐太过缓慢,用力推了他一把。胜生勇利一个趔趄跌下扶梯,但是很快他稳住了自己的身形,向后看去。推他的孩子们已经跑远了。

  他摘下自己的兜帽,露出东方人清秀的然而有些发胖的面孔。他仰起头,看着久违故土的澄澈天空,那里远离整日整夜的硝烟和军队怪物的嘶吼,干净的如同水洗。深深地呼吸了一口,继而露出一个浅笑。

  他回来了。

 

“勇利?!!!”

  胜生闻言转头,惊讶道:“美奈子师傅?”

  被叫做美奈子的年轻女人迅速的小跑过来,她的面容艳丽带着风尘,她伸手抱住胜生勇利,竟是带着几分哽咽道:“…这都多少年了!怎么才回来…回来也不说一声!!勇利你啊,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

  胜生勇利伸出手虚虚环抱着这个似乎快要痛哭的女人,男人的表情格外温柔,他笑:“我回来了。”

 

  美奈子抬起头,眼角发红。却是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怎么突然回来了?”而后伸出手示意勇利和她一起走。

  胜生勇利瘪嘴,“唔…在那边的学校遇到些事情…然后突然有些想家,就回来了。”

  美奈子无奈,“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遇到事情就会逃避,你这样怎么成为一名合格的骑士?”

  男人沉默,美奈子听他没动静,转首看他。

勇利顿住不走,过了会才开口道:“低阶骑士的资格还是不会吊销的…”

  美奈子只觉得气血上涌,本能般的一巴掌拍上勇利后脑勺,胜生勇利只觉得一股大力把自己的身体推出去,他甚至无法缓住自己的速度,然后直直地撞在车站的墙壁上。年久失修的灰白墙壁受到猛烈的震动便簌簌地掉下一堆墙灰木屑。

  他艰难的扶着墙站起身来,回首看还保持着拍他姿势的美奈子,“…师傅…抱…抱歉。”

  美奈子深吸口气,大步向前拽起勇利衣襟逼他面对自己:“你忘了你当年的骑士誓言了吗……?”

  

  勇利畏畏缩缩不答,美奈子想了想继续,这个女人几近是吼出来的,“你忘记你的维克托了吗???!!!!!!!”

  勇利低着头,沉默,半晌才用极其微弱的声音答道:“没有…没有忘记。”

  “那你怎么……”

  “但我做不到啊……明明已经试过千百次了,但我就是做不到啊!!!!……我不可能成为龙骑士了……”

  “我不可能成为他合格的队友了……!!!我甚至差点害他死掉啊!!!!!!!”

  不愿意想起的回忆如同潮水涌进他的脑子,逼出他的眼泪。他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崩溃吼道。

  

  美奈子愣住了,她看着眼前这个几乎是一手带大的弟子,竟是再说不出半句话。

  勇利拿衣袖狠狠地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水,拍掉衣服上的墙灰,闷闷不乐地对美奈子说:“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两人没有再说过一句话,美奈子虽说从小便担当勇利的体术老师,但是无论被怎样身体上的打压,淤青也好,骨折也好,勇利从来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这次说实话,自己被他吓到了,不过害维克托死掉是怎么回事?勇利在那边发生什么了?不对,勇利和维克托上过战场了???’美奈子在心里思前想后,有些郁闷,但也不好直接开口问情绪波动大的勇利,只好自己憋着。在快到勇利家之前,她打了个招呼算是告别。勇利似乎也是有话想说

 

 “啊,妈妈!”胜生勇利看见自己家的温泉店门口站着朝这里张望的母亲,万分惊喜道。然后迅速的朝家里跑去。

 “勇利???”胜生宽子也很惊喜,“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胜生勇利低下头抱住自己的母亲,“抱歉妈妈,这五年来都没回来过,真的很抱歉。”

“乖哦,回来就好,我可不想再在报纸上看见我的儿子的消息……寄信也不行。”

“嗯嗯……接下来大概会一直呆在家里的温泉店帮忙了。”

 

 

  胜生勇利是在第一次上战场前接到家里的来信的,说是从小养到大的宠物犬病死了,由这个悲伤引起的负面精神力让他无法思考,一瞬间爆发出来临战的紧张和恐惧几乎充斥他的内心,他发着抖,手甚至连剑都握不住了。他的导师对他这幅样子很是担忧,但是敌方魔物来势汹汹,这个节骨眼上根本不能临时更换作战计划。‘这个队伍里还有那位大人,有他在,勇利会平安无事的吧……’切雷斯蒂诺这样安慰自己。他给弟子喝了点黄油啤酒,看着他逐渐平静下来的面容,将他送上了战场。

  结果……勇利闭上眼睛,看见自己从小崇拜的英雄因为自己的失误而被敌方的戒灵骑士砍中胸膛。医疗法师说伤口再深一点,维克托的性命可能就不保了。

  是他的错。

  是他的错。

  他不该和维克托一起战斗,他不该犯下把剑丢掉在原地等死这样致命的错误。那位维克托的师弟说的对,像自己这种没有才能的人,光靠努力根本不可能成为合格的骑士。更不用说像维克托那样的龙骑士……

 

 

  ‘不知道维克托的伤有没有好一些,不知道他有没有事,有没有醒过来……’

  勇利倒在自己的床上,眼睛眯着看着自己墙上贴着的维克托的画报,旁边还刻着战斗民族中的贵族尼基弗洛夫绚烂华美的家纹。他昏昏沉沉的想着那位英雄的事,几乎就要睡过去。

  ‘我还有资格和他站在一起,站在同一片战场上吗?’

 

 

   南方大陆,圣彼得堡领土。

   军队的高级疗养院的某间病房。银发男人慵懒的侧躺在床上,像是躺在帷幔里的阿多尼斯。病号服十分宽大,露出了男人大半片健美白皙的胸膛。阳光从窗口肆意地撒在他身上,他被这片温暖弄得几乎快要昏睡过去。

  “喂!?喂!维克托,你在听吗!?”

  “嗯……?雅科夫…我有在听哦。”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半眯着他冰蓝色的眸子,他看上去就像一只雪豹,优雅而富有侵略性。他的嗓音磁性舒缓,十分温柔。他的面容英俊,在阳光的沐浴下宛如天神。

   雅科夫气的牙痒痒,恨不得一记飞踢踹死自己最得意的学生。“你把我刚才的话复述一遍。”

   “啊?啊……我不记得了,雅科夫也知道我忘性很大嘛…”这个大男人摆出一个爱心嘴,那是常人无法做出的可爱表情,语气里虽带着点撒娇,却半点违和感都没有。

  

   雅科夫咬牙切齿,“我说,你以后,绝对不能再做这样危险的事情。那不过是一个中阶骑士中的废物,牺牲一个并没有多大区别。而你,你就算有着那个的血统,但是也不能再这样下去,你终究会因为你的自大和心宽丧命!!!”

  “我记住了哦~”维克托依旧爱心嘴,他打了个哈欠,“我好困哦,雅科夫先出去陪尤里吧,我想睡一会……”

   病房的门被恶狠狠地关上,响声震天动地。维克托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眼里竟是半点笑意都没。“会死吗……?因为我的自大?自大?”

  “雅科夫还是这么烦啊。”

  

 

  一晃已经一月过去,胜生勇利每天在家里的温泉店帮工,每天因为慕其名而来的孩童都会在桌前吃着金平糖,叽叽喳喳问他一堆关于南方大陆的事,还有关于骑士的事。

  在长谷津这个中部世界不起眼的小岛上,能出一位骑士已经是不得了的事情,更何况他还拿到了中阶的评定奖章,要知道在这里生活的不过是些妇孺和政府派下来的卫兵,或者游荡的赏金猎人。骑士这种神圣的职业离他们平淡的生活太过遥远。

 

  “呐呐勇利君,南方大陆真的有很多龙吗?”

  勇利挠头,笑道:“有是有,但不多,因为同时会有龙骑士嘛……”

  “那龙真的很厉害吗?”

  勇利点头:“嗯,很厉害。”不过只有和骑士相契合的龙才能发挥出百分百的力量,那种力量甚至一瞬间可以摧毁一个国家。但是至今为止也没有一对龙和骑士可以达到这种程度。

  “勇利上过战场吗?战争是不是真的很可怕?”

  男人的笑僵在脸上。

  

 

“可怕哦,那是个一不留神就会死掉的地方。”

 

  孩子们似乎看出了勇利一瞬间情绪的低落,他们争先抢后的把甜甜的金平糖塞到这位大哥哥的嘴里,“勇利不哭不哭!”

  “我没哭啦,你们还要不要听故事……”勇利被塞了一嘴的金平糖,差点没噎死。在战场上没死,到家里反被糖噎死,这事说出去估计也够大陆军部的人笑个一百年。

  “要!!!!!!!!”

 

 

  胜生勇利傍晚的时候去了小时候一直呆在那儿的训练场。‘自从上次分别后就没好好的和美奈子师傅道歉呢……说真的自己也不是不想再当骑士啦,只不过实在有些自暴自弃……’ 

  他经过海边,不禁看向远方。傍晚的落日余晖依然黯淡,漫天星辰闪烁,让他想起了之前在西伯利亚地区特训的时候看到的夜空。切雷斯蒂诺告诉过他,每一颗星星都是死去的骑士的亡灵之魂,他们会永远的庇佑这个世界,尚且年少的勇利满怀希望的问他的导师:“那如果有一天,我死去了也会变成星星吗?”切雷斯蒂诺笑着点头,“你会变成最大最亮的那一颗星星,而你的功绩将被大陆所永远传唱。我的孩子。”

  ‘也是时候该回去了吧……回去之后一定要跟维克托道歉,说起来还没好好的和他说过话呢。’想到自己崇拜仰慕的英雄,甚至可以说,勇利是为了维克托才开始当骑士的(他甚至还养了一条和维克托家宠物犬一模一样的狗,并且给小狗取名维克托)。在勇利小的时候,长他四岁的维克托已经造就了一段骑士的神话,他所向披靡,战绩赫赫。披着银色长发的他浴血奋战,宛如救世圣子。勇利的面颊微红,‘果然,还是想和他一起战斗啊。’

  

 

  “那不是勇利吗?”

  男人回头,看见来人露出惊喜的面容,“啊!小优!真是好久不见了!!”

  小优是勇利的青梅,嫁给了勇利的卫兵竹马西郡豪,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十分融洽。

  “5年不见了呢!怎么突然回来了?”

  “嗯……在那边发生点事情,所以就先回来呆一段时间。”

  “这样……”

   

  “看见维克托开心吗?勇利是为他才去当骑士的呢!真好啊!和喜欢的人一起努力一起战斗什么的。”

  “嘛…也没有啦。毕竟我还没成为龙骑士…力量也完全不能和维克托相比。”

   小优摇头,“不是哦,勇利很强,从小时候我就知道了。你一定会保护我们的,不是吗?”

   勇利有些腼腆,他笑,“是。我会保护我的家,就像维克托那样。”

  

  

   再次踏入训练场的时候,勇利有些怀念他的剑了,毕竟作为骑士活了十年,一段时间没有拿起自己最信任的搭档,十分的不习惯。他单膝跪在地上,拿着布细细的擦拭着剑柄,护手和剑刃,而后在剑身上印下轻吻,银色的锋芒隐隐闪现。低调却锋利,沾过敌人的鲜血,寄予着使用者的强大信念,这才是骑士的剑。

  

  

“我每次都觉得,勇利拿起剑的时候,都像是换了个人呢。”西郡优站在场外感慨道。一旁站着被勇利叫出来,美名其曰是向她道歉结果其实是想拉着她一起训练的体术师美奈子。她无奈道:“毕竟这小子,是个货真价实的骑士啊。”

 

 

   岛上警报响起的时候是在半夜,被惊醒的勇利从床上跳起来,迅速打开房门走到客厅,他看向同样被惊醒的家人,问道:“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姐姐真利也一脸困惑,这个岛上已经有二十几年不曾响过这样的警报了。

   宽子看向窗外黑漆漆的夜色,沉重地说,“是敌袭。”

 

  ‘敌袭???’

   一瞬间勇利就回到了房间,他的大脑里不禁想到被砍至重伤的维克托,想起在战场上被敌方践踏的同伴的尸首。他的手开始止不住的发抖。

    然而下一秒——

    他握起他的剑,迅速地佩戴好骑士铠甲,他棕红色的眸子坚定而执着。

 

 “我会保护我的家!”

 

 

  安顿好前去避难的家属以后,勇利和岛上的卫兵们一起赶往海边,那是发现敌人的地方。

  西郡豪在途中向他简单描述的下情况,“是一个晚归的醉汉发现的,他说海边站着一个很奇怪的人抱着另一个人一动不动,他好奇心重便想上前细看,结果是…”

“结果是?”

 “一个骷髅在啃食一个活人的血肉。”

 “一开始已经有卫兵去查看了,结果没有一个回来的。所以我决定拉响警报……毕竟这是大家没见过的邪恶生物。不能再让无辜的人牺牲了”

 “你做得很对……”勇利拍了拍竹马的肩。

 “这是一只死灵…他吸食活人的鲜血,然后用死亡带来恐怖的瘟疫…不对,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勇利握紧了剑柄,呢喃道。

 

 

 “就在前面了,看到了吗?”

 

  胜生勇利让卫兵们伏在暗处等待,他则一步步地从丛林中慢慢踱了出去,直至暴露在对方眼里。

  “啊哈……这个地方,竟然会有一个骑士……”亡灵的声音嘶哑刺耳,它阴笑着,牙齿还有刚刚啃食残留的人血,漆黑的眼窝里面有萤绿的鬼火跳动,看起来十分可怖。

 

  “目标:死灵,种类不明,等级尚且不明。法师加护,没有,队友阵型,好吧都没有。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勇利默默地在心里分析道。

  “圣骑士的鲜血可是很甜的……好想尝一尝,不过你看起来像个普通人。”亡灵的骨架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它在向这里移动。胜生勇利握住了剑,‘不,再等等,还不是时候。’勇利回忆着训练时候的情景。亡灵的致命点是后颈……但是自己……

  

  “没有光明法师的阵前庇佑,你就是一个普通人类,你根本赢不过我……”亡灵凄凄笑着,现在,它离胜生勇利只有五米的距离了。

 

   勇利一直沉默着,他还是没有出鞘。亡灵已经伸出手来,那支惨白的散发着死气的骨手已经快要扼住胜生勇利的咽喉了。远处的西郡豪甚至快要按捺不住冲出去了。

 “就是现在!”他一个回身躲过袭来的鬼手,骑士的剑猛然拔出刺向亡灵的后颈!

 

“……”刺中骨架的剑横向一砍,亡灵的头就猛然飞了出去,但是它依旧在笑。

“咳哈哈……没用的,没有光明加护的骑士之剑形同虚设,你…根本伤不了我分毫。”失去桎梏的骨架转向勇利,没有头的亡灵伸出骨手掐住胜生勇利脆弱的脖子,“去亡灵界做你骑士吧!”

  骨手锋利肮脏的指甲戳进了骑士脖颈处细嫩的皮肤,勇利喘不过气来,面色涨红,亡灵冰寒的死气顺着伤口流进他的身体。

  他觉得自己快死了。

  他依旧紧紧握着自己的剑,他眼角带着痛苦的生理泪水,余光瞥见了想要前来拯救自己的西郡豪众人被刮起的阴风恶狠狠扫出去。

 

“勇利很强哦。”

“勇利可是骑士啊…师傅一直都相信你!”

“欢迎回来,勇利。”

他听不太清了,他的身体非常的痛,他想大叫,但是叫不出来。

 

“你没事吧???”

  最后他看见那个人在他面前,为了保护他而身受重伤。

  他听见那个男人这么跟他说道。这是维克托和他说过的第一句话。

 

  他还不想死。

  他似乎是拼尽了最后的力气,将刀刃举起插进亡灵的身体里,“我……我还想和他,和他一起战斗……”

“不是说过没用的了吗!!!???”骷髅不耐烦的嘎嘎作响,然而下一秒勇利的剑柄上溢出银白色的光辉,随后亡灵开始尖叫,它的身体在亮起的光芒中逐渐融化。

“不…这不可能!!!!!…你,你明明……你的剑?…

你,你难道是龙骑士?啊……!!!!!!!!!!”

 

  胜生勇利跌坐在沙滩上剧烈咳嗽,他的身体似乎即将被死亡侵蚀,痛楚一阵强过一阵。亡灵已然消失,然而他的剑依旧在闪着光芒。它在救赎净化自己的骑士。

  勇利彻底的失去意识,昏倒了。

‘维克托……’

 

 

   圣彼得堡,大陆军区。

 “维,维恰?”雅科夫咽了口口水,看着眼前这头巨大的银龙,开口问道。

 

 “雅科夫,我找到了哦。”

 “找到什……等等,你是说?”

   维克托,好吧,他现在是龙的状态。这头银龙不安的动了动,喷洒了下炙热的鼻息。他还是这样的健壮而美丽,和人形的他没有差别。他似乎是想展开翅膀飞到遥远的岛国,飞到那个借走了他力量的男孩那儿。

 

  “我找到,我的龙骑士了。”


                                                                            

                                                                                        第一章完结

                         (勇利小天使生日快乐!!!!!!爱你一万年!!!)。



有没有人一起玩啦!!

呜呜呜这里是只半欧不欧的豪 想和人家一起玩 qwq 乐意的戳我我来加你们呀!!ˊ_>ˋ

再会(刀剑乱舞 烛俱利 OOC 梗源手书you)

我还记得,那个时候刚来这个世界。本丸里的太刀还只有库利酱一个。虽然表面上冷冷淡淡的,总是发表一系列中二言论「我要一个人战斗」「死在哪里是我一个人的事」「没兴趣和你们扎堆儿」但是啊,除了每日必备的出征外,在我没有带回一期一振前,藤四郎弟弟们都是他在默默的照顾。陪我去万屋的时候,也会记得给退酱的小老虎买些吃的。

我对库利酱十分感激。也很愧疚。

我听退酱说过,库利酱啊,一直在等一个人。

我好奇「谁?三日月吗?」审神者都对这把五花太刀十分热衷,我想刀剑男子也会追求他吗?

五虎退摇头,「不!并不是。」

后来这个话题的结果我还是没能知道。但我开始默默的关注着他,发现在每日有那么一段不用出征不用内番的空闲时间,大俱利伽罗总是坐在朝东的那一片草坪上发呆。膝盖上趴着一只小老虎。

我看得出来,他在思念他。

一日,当刀匠告诉我,新的刀已经锻好,这次应该是3h的太刀。

我满心欢喜,拉着当时身为我的近侍刀的俱利伽罗一起蹦蹦哒哒,虽然他一脸嫌弃,时不时说道「我没兴趣,别拉着我!」却一次也没挣脱过。

「这次也辛苦你了」拿到了新的刀剑,并且是战斗力不俗的太刀,我笑眯眯的对小刀匠表示感谢。
「请」他礼貌的颔首。

在我用灵力把那把刀剑具象化出来前,大俱利伽罗就站在门口,逆着光,可能是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召唤新的伙伴。

团团簇簇的樱花盛开继而漫撒开来,那个高大的俊朗男子出现在我,和他的视线中。

「僕は、燭台切光忠。伊達政宗公が使ってた刀なんだ……倶利伽羅?!」

我惊讶的捂住嘴,他…他也是政宗公的刀?!
再回头看那个一直冷冰冰的傲娇男子,他已经呆滞,金色瞳孔中似乎有水花闪烁…

「……光…光忠」

我悄悄的退了出去。
小刀匠在外面晒着太阳,见我独自一人,笑「是烛台切光忠吗?」
我点头。
「他…」我知道他指的是库利酱,「他等了他…将近一百年了吧」

「怎么会?!!」
「烛台切啊,最开始是侍奉信长公的呢!后来经丰臣秀吉手赠给了伊达,在伊达身边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也和那位一起,立下了十分大的功劳…后来却因为什么原因被转手给水户家了呢。」
「……」
「关东大地震里被烧毁了。而俱利伽罗却一直待在伊达家…直到现在。」


「如果没有你的话,这两个人,不是。这两把刀,就再也见不见面了啊。」

我并不知道在锻刀房他们两个之间说了什么,发生了什么。小刀匠给我讲的故事完全是一个人鬼情未了的刀剑版本。我有些好奇,悄悄的朝后看………然后,大俱利伽罗,那个面瘫,在…笑。

那种率真的,少年般的明媚的笑容。

烛台切光忠是把不可多得的好刀,他会做饭,会照顾人。打仗也十分厉害。而且长得帅气性格又温柔体贴。

あ…可惜,他已经有所属之人了。

「光忠」
「啊…是小俱利啊…这还真是好久不见了。你也变的那么帅气了啊。」烛台切哈哈笑了笑,也渐渐湮灭了声息。
两个人都在压抑着什么?思念吗?

还是…爱?

大俱利伽罗快步上前,揪住烛台切的衣领,呜咽道「你的右眼……」
男人温柔的笑,伸手抚摸他的头。「你知道的,那场地震啦。…虽然这样好像不帅气了,但我觉得非常像政宗公呢!于是……」
俱利伽罗凑了上来,用自己干燥的嘴唇摩挲了一下烛台切的下巴。
「你啊…」
随即的话语消失在如胶似漆的亲吻里。
「我好想你。」




「赤い、燃烧穹顶的苍红火焰」「是坚定的锡兵,还是会吃人的木偶?」「はな、洋公馆旁的花篮」